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多寶網登入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青海要聞

今日視點:青海犛牛產業發展再添一“翼”

來源: 青海日報    發佈時間: 2021-01-14 08:57    編輯: 許娜         

  犛牛產業,被稱為青海省農牧業發展的“第一產業”和“第一品牌”。

  穩居“第一”的位置,一方面,源於青海是世界犛牛主產區,年存欄犛牛518萬頭,佔全國犛牛總數的38%,居全國第一,素有“世界犛牛之都”的美稱;全省有機認證的犛牛超過120萬頭,佔全省犛牛總量的23%以上,是全國最大的有機犛牛生產基地。

  而另一方面,青海省緊扣鄉村產業振興目標,深化農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犛牛產業發展,經過多年不懈努力,犛牛已成為全省區域優勢特色產業,惠及50萬農牧户。

  2020年5月,國家農業農村部、財政部公佈首批批准建設的全國50個優勢特色產業集羣建設名單,青海犛牛產業集羣位列其中。入選“國家隊”,可以説為犛牛產業的加快發展再添一“翼”。為此,青海省立即成立由省農業農村廳、省財政廳組成的集羣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制定工作方案,編制實施方案。

  早在2012年,青海省就提出打造“世界犛牛之都、中國藏羊之府”的戰略;2018年,省政府出台了加快推進犛牛產業發展的實施意見,成為青海省歷史上第一個針對單一產業出台的專門意見,也是國內第一個省級層面出台的犛牛產業實施意見;2018年,省政府又制定了“犛牛和青稞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高起點、全方位打造犛牛品牌為青海農牧“第一品牌”,拿出資金專用於支持犛牛產業發展。

  依託打造“世界犛牛之都”先天戰略優勢,我省通過犛牛優勢特色產業集羣建設,加快了犛牛精深加工、科技研發、標準化冷鏈物流、犛牛規範化生產基地建設,以及犛牛產品物流交易中心建設、特色產業和創新創業孵化園區建設,帶動了14家企業(農牧業產業化聯合體)、80餘家農牧民專業合作社、1家省級產業園和2家科研院所參與犛牛集羣建設,為我省犛牛主產區農牧民增收提供了保障,並加快了部省共建綠色有機農畜產品示範省建設步伐。

  龍頭引領,犛牛產業蓬勃發展

  冬日的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縣,天高地迥,滴水成冰。

  走出青海五三六九生態牧業科技有限公司養殖基地,視野中滿是蕭瑟枯黃。不經意間,山坡上緩緩移動的黑色犛牛羣,讓人眼前一亮。黑色的牛羣和枯黃的草地構成油畫般的意境,為寂靜的草原添加了流動的生機。

  “犛牛不怕寒冷,身體很強壯,非常適應雪山草原惡劣的氣候,再冷的天,都可以在外面放牧。只要看到犛牛,牧民心裏就踏實。”基地的藏族員工班尖説。

  犛牛是荒原的靈魂,這“高原之舟”守護着神奇壯美的高原,也為勤勞堅韌的牧人們提供生命的滋養。

  在久治紮了根,同犛牛結下深厚緣分的五三六九生態牧業公司總經理陸愛珍坦言,“犛牛就是牧民脱貧致富的‘金鑰匙’,只要打好犛牛牌、念好犛牛經、算好犛牛賬,就能實實在在地幫助牧民走上脱貧路。”

  在基地生產車間,流水線上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工人們,正在對犛牛肉進行精細分割。分割完成後,便是真空包裝。

  “這些都是精選的三到四歲的犛牛,這個年齡段的犛牛肉質口感最好。經過屠宰、冷凍、二次加工、真空袋裝、殺菌處理等一系列流程後,再通過冷鏈運輸,從雪域高原運送到消費者的餐桌上。”基地廠長王世斌介紹着生產加工過程。

  五三六九生態牧業公司相繼在果洛藏族自治州、海南藏族自治州建立了現代化畜產品加工基地、現代化舍飼養殖基地,成為了集犛牛資源開發、利用、研究為一體的農牧產業化國家龍頭企業。

  2019年,五三六九生態牧業科技有限公司及11家合作社成立了青海五三六九犛牛產業化聯合體。聯合體在產業提檔升級中的作用,體現在加工標準化制定、技術支撐、品牌共建、信息共享等多個方面。

  而青海三江一力農牧業產業化聯合體,則聯合了湟源縣13家農牧民合作社。青海三江一力農業集團有限公司建設了飼草種植基地、飼料生產基地、肉牛繁育養殖基地、有機肥生產基地和牛羊屠宰加工基地,打通了循環農牧業的全產業鏈體系。公司制定犛牛飼養管理統一標準、屠宰加工統一標準,引領合作社和種植户養殖户向標準化方向邁進。

  “我們定期培訓一線技術骨幹,搞好深加工和綜合利用。拓展已經建成的智慧畜牧業平台,完善‘全產業鏈’食品質量安全追溯體系,不斷提高農產品品質,提升產品品牌價值。”三江一力公司辦公室主任胡秉順説。

  據瞭解,進入國家優勢特色產業集羣建設名單,中央財政將給予1億元資金支持,用於犛牛產業全產業鏈發展,推動產業形態由“小特色”升級為“大產業”,空間佈局由“平面分佈”轉型為“集羣發展”。

  “按照農業農村部、財政部要求,全省將集中資金、人力、技術、信息等產業要素,突出圍繞犛牛產業基地建設、犛牛產品精深加工、犛牛經營組織建設等重點內容,以農牧業產業化聯合體牽頭,龍頭企業為主體,健全犛牛產業利益聯結機制,打造集一產夯實、二產提質、三產延伸為一體,青海特色優勢突出、一二三產緊密融合、鏈條結構合理的犛牛產業集羣。”省農業農村廳廳長王玉虎介紹説。

  “我們集中遴選打造15個犛牛生產大縣和以西寧海東為主的部分地區,共同構成建設區域。該區域內,犛牛產業15縣存欄犛牛約350萬頭,佔到全省犛牛體量的70%;集羣可帶動9家國家級龍頭企業、27家省級龍頭企業、57家省級以上生態畜牧業合作社,肉乳產量和產值體量均超過70%,具備建設犛牛產業集羣的條件。”省農業農村廳鄉村產業發展處處長趙得林告訴記者。

  聯農帶動,圓脱貧致富夢

  犛牛產業集羣建設,最顯著的變化來源於牧民們的收益大大增加。

  “我們以每公斤高於市場價2元的價格收購犛牛,又以每公斤低於市場價2元的價格將犛牛肉出售給牧民。”五三六九生態牧業公司銷售人員説:“這樣,一方面讓牧民人均可增收1000元,另一方面又節約了牧民食用牛肉的支出,每人年平均節約支出400元,這可是給牧民羣眾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

  2019年,五三六九生態牧業公司收購聯合體合作社10000餘頭按標準飼養的犛牛,輻射帶動牧户3000户。2020年,公司僅是通過久治縣農牧部門就向合作社的牧民羣眾分紅60.46萬元。覆蓋貧困牧民480餘户1942人。

  公司還形成了“犛牛銀行”綠色發展新模式。

  “當聯合體牧民遇到困難時,可以把犛牛託管寄養到龍頭企業公司的牧場或養殖場,牧民在公司養殖場學習管理、養殖技術。經過科學管理、科學補飼後,公司與託管牧户效益均分。因為標準化飼養,肉質大幅度改善,屠宰率和淨肉率提高1-4個百分點,公司產品質量也得到提高。”王世斌告訴記者。

  “通過犛牛託管寄養方式,形成牧户養殖風險由企業承擔、利益由牧民和企業共享的模式,為牧區脱貧致富趟出了一條可複製、可借鑑的好路子。目前,果洛、玉樹、海南等州都有了五三六九公司的犛牛養殖、收購、加工基地。”趙得林説。

  2020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零售渠道受阻,五三六九生態牧業公司在當地政府的指導下入駐扶貧832平台,運用政府採購政策,疫情期間犛牛產品銷量不減反增,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疫情對牧區犛牛產業的影響。

  青海三江一力農業集團則充分發揮龍頭企業自身優勢,在新產品研發、新市場開拓、品牌推介等方面進一步挖掘潛力,同時利用好“扶貧貸”資金,切實解決合作社短期流動資金短缺的問題,

  “我們根據合作社經營狀況,採取訂單合作、指定基地合作、相互入股合作三種方式,促進農牧民分享產業增值收益;所有聯合體成員單位在我們公司牛羊屠宰都免收屠宰費;公司還為基礎條件較好的合作社提供500萬元以內的流動資金貸款,由公司承擔貸款利息。”胡秉順介紹。

  “高天聖境,生態澤庫”。2020年年末,隨着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綠色(有機)畜牧業暨犛牛產業發展高峯論壇在廣州的舉辦,“青海犛牛”“澤庫犛牛”為更多的人所熟知。

  澤庫縣是國家“三區三州”扶貧開發重點縣,也是全國犛牛、藏羊調出大縣。2019年入選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創建名單,以犛牛和藏羊為主導產業,倡導園區+龍頭企業+合作社+牧户的產業化經營模式,發展成為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的產業格局。

  2020年,澤庫產業園內31個村的7539户牧户採取股份合作方式加入到了產業園內的29個生態畜牧業合作社/聯合社。在企業的帶動下,採用“公司+合作社+牧户”的方式,通過訂單農業,帶動產業園入股生態畜牧業合作社/聯合社的7539户牧户受益。

  記者從省農業農村廳獲悉,犛牛產業集羣區域覆蓋範圍內的6.22萬户貧困户、18.2萬人,將通過入股和就業等方式,結合合作社年底分紅,實現增收致富。

  “力爭用三年時間的努力,將青海的犛牛產業打造成為養殖羣體普遍提質、加工羣體普遍增效、品牌羣體集中引領,犛牛產業三產集羣結構合理、協調有序、健康穩定發展的新格局。聚羣區域內的犛牛肉產品量達到11萬噸以上,犛牛奶產量達到4萬噸以上,犛牛產業產值由目前的71億元提升至129億元。”省農業農村廳副廳長馬清德表示。

  落實高質量發展要求,圍繞鄉村振興戰略部署打造犛牛優勢特色產業集羣,如今,“犛牛夢”已經成為高原上廣大牧民羣眾的脱貧夢、致富夢、小康夢,匯聚成了一曲悠揚的動人樂章。

  採訪手記

  集聚產業串珠成線

  牧民吃犛牛肉,飲犛牛奶,住犛牛帳篷,穿犛牛織品,取暖用犛牛糞,騎乘馱運靠犛牛……在牧區採訪,記者經常聽到的話就是,“沒有犛牛就沒有藏民族”。

  多少年來,傳承厚重的犛牛始終是藏民族衣食住行的最主要供給者,牧民們與犛牛有着至深的感情。

  在我省廣大牧區以及半農半牧地區,犛牛產業是最具特色、最具潛力、最有發展前景的重點產業之一。而由犛牛和高寒草地組成的草畜系統,對維持高原生態平衡發揮着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

  採訪中,記者深切感受到,犛牛無論是在品種、地域、環境上,還是犛牛肉的營養、口感上都具有得天獨厚、無與倫比的優勢,但受品牌建設滯後的影響,目前尚未創造出與其相匹配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究其原因,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產業集羣程度不高,特色優勢沒有完全凸顯出來,帶動能力不夠。

  “關聯企業在技術、原料、配套、用工等方面既競爭又合作,成本大大降低,效率大大提升,這便是集羣的優勢。”有人這樣定義產業集羣的優勢。

  “集羣建設,可以吸引更多的相關企業到此集聚。擴大和加強集聚效應。集聚對外部產生吸引力,對內產生自我強化力,這樣就會產生滾雪球效應,推動區域經濟走上良性發展軌道。”採訪中,澤庫縣委副書記、縣長更智才讓對集羣效應的理解,切中肯綮。

  犛牛產業集羣建設,需要政府、企業、協會、合作社以及牧民之間緊密團結,同心協力,將品牌做大做強後,牧民直接受益。

  久治縣智青松多鎮的牧民扎西才周告訴記者,以前牧民們經常會為賣牛犯愁,現在每當犛牛集中出欄時,縣裏的幾家大企業都會上門收購,不用自己去找買家,省了很多事兒,只要專心放養犛牛就行。

  “產業興、企業強、產品精、農民富”,這是推進犛牛優勢特色產業集羣的根本目的。無論是五三六九公司、三江一力公司,還是澤庫產業園區,當前犛牛產業已初步形成集生產、加工、物流、研發、示範、休閒等多種功能於一體的大產業,三產態勢良好。

  創建品牌是高質量發展特色產業集羣的重要舉措,各地政府積極引導企業增強品牌意識,制訂品牌發展規劃,發揮行業協會、龍頭企業的作用,大力培育產業“名鎮”,提升區域經濟整體品牌實力。

  但在採訪中,記者也清楚看到,農牧民對將草場、犛牛等生產要素作價入股到合作社共同發展仍有顧慮,目前分散化養殖仍是主體,這樣就無法實現分羣飼養、高效養殖,打開季節性出欄“死結”還需要下很大力氣。

  同時,在一些地區,“龍頭企業+合作社+基地+農牧民”的鏈條不緊密,沒有形成利益鏈。政府對犛牛區域品牌建設非常重視,但有些企業甚至是龍頭企業,品牌意識不強,積極性不高,投入少,缺乏“抱團取暖”意識,難以形成整體品牌效應。

  在犛牛產業領域做了一輩子研究工作的青海大學畜牧獸醫科學院院長、青海犛牛產業聯盟理事長劉書傑對記者説,從全國來看,青海的犛牛產品呈現“量少品精”的特點,要滿足各類營銷渠道鋪貨量,就必須抱團發展,並且要標識不同產區的統一產品,以避免同一區域同一產品多個品牌。

  補齊短板,實現抱團發展,將主體關係由“同質競爭”轉變為“合作共贏”。相信犛牛優勢特色產業集羣引爆區域經濟發展,指日可待。(王玉娟)